<fieldset id='yb5n5'></fieldset>

        <dl id='yb5n5'></dl>
      1. <span id='yb5n5'></span><acronym id='yb5n5'><em id='yb5n5'></em><td id='yb5n5'><div id='yb5n5'></div></td></acronym><address id='yb5n5'><big id='yb5n5'><big id='yb5n5'></big><legend id='yb5n5'></legend></big></address>

        <i id='yb5n5'><div id='yb5n5'><ins id='yb5n5'></ins></div></i>
        <ins id='yb5n5'></ins>

          <code id='yb5n5'><strong id='yb5n5'></strong></code>

        1. <tr id='yb5n5'><strong id='yb5n5'></strong><small id='yb5n5'></small><button id='yb5n5'></button><li id='yb5n5'><noscript id='yb5n5'><big id='yb5n5'></big><dt id='yb5n5'></dt></noscript></li></tr><ol id='yb5n5'><table id='yb5n5'><blockquote id='yb5n5'><tbody id='yb5n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b5n5'></u><kbd id='yb5n5'><kbd id='yb5n5'></kbd></kbd>
        2. <i id='yb5n5'></i>

          和兩個姐姐之間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24
          • 来源:2020年92午夜视频福利_2020年天堂在线_2020年最新夜间福利视频

          80後生的人,大概很多都有過去南方打工的經歷。我是80初的人,也趕上過那一波潮流。在南方呆瞭很多年,接觸過很多人,發生過很多事。有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漸漸淡忘、模糊。但有的事情卻永遠都無法忘卻,每當回憶往事,這些記憶的片段就會想電影一樣,一幕幕地浮現在眼前,現在,就用一些文字來緬懷一下那些流逝的光輝歲月。

          由於厭倦瞭學校,老爸隻能讓我去投靠在廣東打工的表姐。那年,我才十六歲。那一年,香港回歸。

          第一次去廣州,心潮澎湃激動萬分。心想這下真的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瞭。在火車上就一直幻想著那五彩繽紛的大千世界,看著車窗外飛速閃過的風景,一如那過往的點滴,我從今要和你們說拜拜,開始我新的征程。

          路漫漫其修遠兮,壯士一去不復返!

          表姐名叫唐英,比我大五歲,好像是外婆的哥哥的孫女。按說也是八竿子才能打得著的關系,但小時候我外婆帶過她,我那個時候也經常在外婆身邊,倒也混得很熟。她也是初中畢業就去瞭南海一傢鞋廠裡邊,差不多是最早的一批打工妹瞭吧。那個時候我們這邊都很流行去南方進工廠,覺得那是一件很風光的事情,所以老爸叫我去找她,在他們眼裡也算是一條不錯的路子。

          到瞭廣州火車站,第一次感受到瞭什麼叫震撼。天哪,那才叫真正的人山人海,從來都沒看到過這麼多人擠在一個地方,簡直有點像巨輪沉沒前的景象,煞是壯觀。表姐說好瞭來車站接我,那個時候也沒有手機什麼的,連傳呼都還是新鮮玩意。所以到瞭車站也不敢亂跑,眼巴巴地傻站在原地,等著表姐的身影出現。

          等瞭約莫一個鐘頭,眼珠子都快發綠的時候,終於在眼前看到一塊牌子晃來晃去,上面寫著“周浪”兩個字。我盯著牌子琢磨瞭幾秒鐘,這個名字很熟悉嘛,難道是我?我看瞭看牌子後面那張面孔,陌生,但很漂亮。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太多的明星,隻覺得她有點像新白娘子傳奇裡面的媚娘,皮膚很白,嘴角上隨時都掛點似有似無的淺笑,給人很溫和的親切感。

          我鼓起勇氣走近她,問道:你是來接周浪的?

          她疑惑地看瞭我一眼,說是呀。

          你......認識他嗎?

          她搖瞭搖頭:我不認識他,他是我同事的表弟,我幫她來接人。

          你是唐英的同事?

          她松瞭一口氣:你就是周浪?

          我就是。

          她放下牌子,一副欣慰的表情:天啊你怎麼現在才看到牌子,我都等瞭快一個鐘頭啦!

          我說我也等瞭一個鐘頭瞭,但我沒有註意牌子,我一直在找我表姐。

          她有些無奈地笑笑:還好總算接著瞭,她昨晚加夜班很晚,所以叫我來幫忙接一下。

          我心裡美滋滋的,想不到一來就遇到這樣一個美女來接我,就沖這點我就沒白出這一趟遠門。

          然後我們去客運站坐到南海的中巴車。一路上我們沒怎麼聊天,一來是坐瞭幾十個鐘頭的火車太疲倦,再說我們才剛見面哪好意思就問長問短的嘛。不過她倒是作瞭一下簡短的自我介紹:潘靈靈,湖南湘潭的,和表姐是很好的姐妹。

          我們在平洲車站下瞭車,然後坐瞭一個摩的去她們的住處。她坐在最後面,我坐在中間,大概是看我年紀小想保護我來著。每當車子減速的時候她的身體會隨著慣性挨在我背上,讓我的背完全能感受出兩個軟綿綿的物體的碰撞。老實說,在這之前我完全沒有類似的體驗,在學校時對這方面還是相當本分的,雖然老鮑經常拿些“藝術”圖片供我觀賞,但那也隻限於紙上談兵。像這樣實實在在感受女性的重要部位的確是頭一次,弄得我小心肝撲通亂跳不止。

          她和表姐沒有住宿舍,說是太吵鬧瞭。在外面租瞭一個便宜的單間配套,裡面有一個廚房,也有廁所。寬倒是有那麼寬,卻隻有一張床。我們到瞭住處的時候表姐早已經弄好飯瞭,她拉著我上下打量瞭一番,笑道:喲,幾年不見都長成個帥小夥啦,比我高這麼多瞭。

          我嘿嘿傻笑:那是,唐英都越長越漂亮瞭嘛,隻是個子還沒長多少。

          她在我額頭上輕輕拍瞭一下:敢叫我的名字?還記得小時候跟我搶冰糖的事嗎,還沒找你算賬呢小壞蛋!

          小時候不一直都是叫你名字的嘛。

          可現在你不是小孩子啦,還那麼不懂事!謝瞭這個姐姐沒有啊?人傢可是天不亮就坐車去廣州接你瞭。

          我看瞭潘靈靈一眼,笑道:謝過啦,但她說瞭不用謝的。

          潘靈靈一面擺著碗筷,偷笑不止:你兩姐弟好玩得很啊。

          表姐說:這個傢夥一點規矩都沒有,周浪我跟你說啊,人傢靈靈比我都還大三歲,你以後得管人傢叫靈靈姐知道嗎?

          我瞪大瞭眼睛:啊?我還以為她比你小呢,人傢看起來就比你年輕。

          表姐拿起筷頭就要敲我腦袋:你敢胡說?

          本來就是嘛,我拿個蘋果站到一旁去邊啃邊打趣她:而且也比你漂亮,嘻嘻!

          她指著我,故作氣惱:我告訴你啊小傢夥,別學得這麼油嘴滑舌的。你老爸可是給我交待過的,二十歲以前都不許你找女朋友,你得乖乖聽我話。

          我撇瞭撇嘴,不以為然:別說二十歲,三十歲我都懶得找女朋友,有什麼意思啊。

          原本隻是一句玩笑話,沒想到還真是應驗瞭。雖然這些年也艷遇無數,但始終沒有一個是能修成正果的。唉,看來話真的是不能亂說啊。

          表姐和潘靈靈雖然在一個車間,但不在一條流水線。她們每天早上8點半就得上班,正常下班是下午六點,但她們幾乎每天都得加班,有時表姐下班早一些,有時潘靈靈下班早一些,但最晚的時候兩個都得加到十一二點。她們廠裡現在暫時不招工,說是還要等一段時間。表姐叫我不用著急,反正這裡也可以將就住一下,沒事叫我到外面轉悠轉悠,她會給我零花錢。

          表姐這人倒是不錯,對我很關心,知道我第一次出遠門,又是剛從學校出來。她每天晚上下班後就做飯給我吃,如果回來晚瞭就叫我先吃點餅幹或者泡面。她會在晚上把第二天的飯給我做好,因為中午她們都在廠裡的食堂吃飯,叫我自己熱飯吃。雖然住房的條件不怎麼樣,但我覺得很溫馨很幸福。她在墻邊給我支瞭一張簡易的鋼絲床,夠我一個人躺在上面。在她眼裡,我可能還是個小孩子,所以也沒覺得有什麼不方便,潘靈靈這個人很隨和,同表姐的關系非常好。再加上比我大瞭七八歲,也不怎麼在意這個事情,我也隻能這樣瞭。

          我呆在傢裡無所事事,每天睡到近十點才起床,她們早就上班去瞭。然後吃點東西就開始看電視,所幸這邊能收到鳳凰臺,每天都有看不完的港產電影。什麼成龍、周潤發、周星馳李連傑,這些以往在老傢隻能去錄像廳才能看到的精彩故事現在坐在床上就能看,簡直大呼過癮。不過實在閑得無聊的時候我也會做些傢務,看著表姐她們每天上班那麼辛苦,有時洗自己衣服的時候也順帶幫她們洗洗。表姐也真是不拿我當外人,剛開始隻是幫她洗洗工服外套什麼的,到後來她竟然把內褲胸罩什麼的也放在顯要位置,那意思再明確不過,讓我洗的時候也順帶幫忙洗瞭。畢竟我也是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夥啊,她也不顧及一下我的感受。不過我也不好說什麼,畢竟天天都住在這裡,吃她們的飯還得用她們的零花錢,又不會做飯,做點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還是應該的。潘靈靈倒是不會讓我洗她的內衣,但她們的衣服都掛在窗邊的鐵絲上,每當柔風一起,南方五月的溫和氣息就撲面而來。再看到窗口那些五顏六色的女性物品,實在免不瞭想入非非然後就做些指尖上的勾當,有時一天還會來上兩三次。其實我也苦惱過,這樣做當然不對,一個是我表姐,雖然沾不上什麼親;一個比我大七八歲,幾乎可以喊阿姨瞭,我怎麼能看著她們的內衣做這種意淫的勾當,實在有些卑鄙下流。但我也控制不住啊,每天看那些港產電影裡面難免都有些男歡女愛的鏡頭,加上現在和兩個美女共處一室,有時半夜起來上廁所,看到潘靈靈穿著寬松的睡衣,豐滿的乳/房偶爾也會春光外露,難免會產生一些邪惡的幻想。其實我知道,這tm都是閑出來的。所以我決定,必須盡快找地方上班,否則也太難熬瞭。

          我跟表姐說,我想上班瞭,都玩瞭快一個月瞭。

          她有些詫異,問我:怎麼啦,這裡住不習慣?

          我說不是,一天閑得慌。

          她和靈靈今天公休,睡得很晚才起床。靈靈起來就開始收拾屋子,她就懶洋洋地盤坐在椅子上發呆。穿一條短睡褲,睡衣也是松松垮垮地沒加以整理,我隻能將眼光瞟向一邊。

          她點燃一根煙,莞爾笑道:閑得慌?等你真正上班的時候你就要開始叫苦瞭,我想閑一下還沒得機會呢。

          你們那裡什麼時候才招工嘛?

          一個季度才招一次,上個月剛好招瞭一批,可能還得等上一段時間。怕什麼嘛,這裡條件雖然差瞭點,但出門在外就隻能將就點咯。

          我連忙解釋:不是這個意思,其實這裡也挺好......

          靈靈在一旁打趣:周浪肯定是洗衣服都洗煩瞭。你這個丫頭也太過分瞭,連內衣都讓別人洗,我都看不下去瞭。

          表姐吐瞭一口煙圈,哈哈笑道:小屁孩知道個什麼啊,我可是他表姐,小時候我還幫他洗過臭襪子哩。